欢迎来到园艺星球(共享文库)! | 帮助中心 分享价值,成长自我!
园艺星球(共享文库)
换一换
首页 园艺星球(共享文库) > 资源分类 > PDF文档下载
 

20国集团农业化与工业化测度及其协调发展研究_张晓芳.pdf

  • 资源ID:1352       资源大小:532.60KB        全文页数:8页
  • 资源格式: PDF        下载权限:游客/注册会员/VIP会员    下载费用:0金币 【人民币0元】
快捷注册下载 游客一键下载
会员登录下载
微信登录
下载资源需要0金币 【人民币0元】
邮箱/手机:
温馨提示:
系统会自动生成账号(用户名和密码都是您填写的邮箱或者手机号),方便下次登录下载和查询订单;
验证码:   换一换

加入VIP,免费下载
 
友情提示
2、PDF文件下载后,可能会被浏览器默认打开,此种情况可以点击浏览器菜单,保存网页到桌面,既可以正常下载了。
3、本站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电脑自带的IE浏览器,或者360浏览器、谷歌浏览器下载即可。
4、本站资源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预览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20国集团农业化与工业化测度及其协调发展研究_张晓芳.pdf

分析预测基金项目2016江苏省社科联精品工程“苏州市美丽乡村建设面临的难题和破解思路”(16SYC-171)。作者简介张晓芳(1971),女,山东人,博士,讲师,研究方向区域规划、人文地理,E-MAILZXF201888@163.COM。20国集团农业化与工业化测度及其协调发展研究张晓芳(苏州科技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苏州215009)摘要在2016年中国杭州G20峰会召开的背景下,研究构建适用于20国集团的农业化与工业化评价体系,结合熵值与变异系数的综合确权法确定指标权重,测算与对比20国集团农业、工业的投入产出及其综合发展水平,利用耦合协调度模型探究其耦合协调阶段类型,研究表明不同国家的农业化与工业化综合发展水平呈现明显的等级层次性,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日本与美国的农业化,中国、美国、俄罗斯、加拿大和印度的工业化均居于前列,多数国家工业化滞后于农业化发展;农业与工业的投入产出处于相对不均衡状态,中国与印度的农业产出,中国、美国和俄罗斯的工业产出优势显著,75%的国家农业投入大于其产出、75%的国家工业产出大于其投入;仅日本、韩国和英国的农业投入产出处于低水平耦合,其余国家农业投入产出整体处于中水平拮抗耦合、工业投入产出处于中高水平拮抗耦合、农业化工业化位处高水平拮抗耦合;但20国集团的农业投入产出、工业投入产出、农业化工业化发展均为失调类型,多数国家面临高度甚至极度失调的威胁,仅中国的农业化工业化有望达到协调状态。关键词指标体系;农业化与工业化;投入产出;耦合度与协调发展度;20国集团DOI10.13856/J.CN11-1097/S.2017.06.019目前,学术界关于农业化与工业化的研究呈现百花竞放的态势,学者研究的地域主要集中在意大利、德国、美国、韩国、日本、法国和英国等发达国家[1-5],印度、中国、巴西及非洲等一些发展中国家[6-13],研究内容涵盖农业化进程中的农机化[1]、农地制度[3]、农村发展[6]、农业信息化体系[8]和农业机械技术[9]等,工业化进程的工业经济状况[4]、工业化阶段特征[2,10]、工业化规律[2]、工业化战略[12]等,也有学者探讨农业化与工业化的关系[13]、农业对工业的孕育与贡献等[5]。农业化,徐勇认为发达国家实现农业化侧重于生产、经营和服务方式转变,制定法律、农业信贷政策、农产品价格支持政策、农业科研是实现农业化的重要措施[14];陈志从农业机械化视角分析意大利农业化进程的农机制411WORLDAGRICULTURE2017郾06(总458)造、销售、国际贸易等成就[1];黄威与刘海玲总结印度农业现代化得益于注重农业技术人才培养、发展农村信息技术、重视扶持农业产业化、政府高度重视[6-7];韩连贵与闫威从农业信息化与农业机械技术角度阐述中国农业化进程中农业机械智能化、农田发展、农业信息化体系建设与开发问题[8-9]。工业化,陈一鸣总结世界各国工业化进程存在从轻工业到重化工业的发展路线、与市场化密不可分、重视教育和技术创新等规律[2];黄群慧与胡晔认为快速推进、区域发展极不平衡与低成本的出口导向是中国工业化进程的重要问题,推进企业信息化、发展循环经济是新型工业化的发展模式[10-11];李智彪论述非洲面临工业化中产业布局、生产规模化与市场碎片化、经济多元化与资源依赖症、工业化模式与路径选择难等困境[12]。综上所述,关于不同发达与发展中国家的农业化与工业化研究呈现多视角、多尺度、理论与实证相结合的趋势,但多数研究仅阐述单个国家的农业化或工业化现状及问题,不同国家之间的对比研究相对较少,且多数研究只是针对目前现状进行定性分析,定量研究也相对不足,20国集团作为全世界重要的国际经济合作论坛,在世界经济发展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目前关于20国集团的农业化与工业化的对比研究尚属空白,而二者的耦合协调性也亟待研究,且以往研究方法虽然极力摒弃与避免主观确权方法,但客观确权方法也呈现单一化的趋势。基于此,在2016年中国杭州G20峰会召开的大环境背景与契机下,以20国集团(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日本、韩国、沙特阿拉伯、法国、德国、意大利、俄罗斯、土耳其、英国、欧盟、澳大利亚、南非、加拿大、墨西哥、美国、阿根廷、巴西)为研究对象,构建适用于20国集团的农业化与工业化评价指标体系,结合熵权与变异系数的综合确权法确定各项指标权重,测算与对比20国集团农业、工业的投入产出水平,及农业化与工业化的综合发展水平,同时利用耦合度与协调发展度模型探究20国集团的农业投入与产出、工业投入与产出、农业化与工业化不同的耦合协调发展阶段与类型,这必将为20国集团了解目前其农业投入与产出、工业投入与产出、农业化与工业化的协调发展实际状况提供参考,在充分明晰本国农业、工业的发展弱势的基础上制定本国未来农业、工业发展的相关政策与法规提供建议,从而加快推进各国的农业化与工业化协调与可持续发展提供借鉴。1评价体系与研究方法1.120国集团的农业化与工业化的评价指标体系研究中在查询20国集团农业化与工业化等相关书籍中国工业化进程中的当代农业农业政策与可持续性印度、智利、菲律宾及美国的实例研究印度尼西亚的乡村工业日本解决农业转型问题的基本经验韩国工业化过程中的农业政策及其评价从德国工业4.0到中国制造业2025欧盟共同农业政策研究中国欧盟农业合作战略研究墨西哥农业改革开放研究发展中的世界农业美国农业发展中的世界农业法国农业美国农业政策转型时期俄罗斯金融工业集团的形成、发展与绩效分析、延续、偶然与变迁英国工业革命的特质全球化中的大国农业澳大利亚农业基础上,结合20国目前的农业化与工业化发展实际现状,深入钻研20国集团关于农业化制定的农业生态保护、农业补贴、农业价格和收入扶持、设施农业、农业信贷、农业税收、农产品对外贸易、新型农业经济主体倾斜等相关政策,在工业化方面制定的工业用地、工业规划、工业结构调整、工业集群发展、工业基础建设、工业布局优化、工业技术改造等政策性文件,认为“投入”与“产出”是农业化与工业化活动的重要环节与基础,同时遵循客观性、实际性、因地制宜性、适时性、系统性、数据可获取性的原则。有针对性、有层次性地构建20国集团的农业化与工业化发展水平的指标体系(表1),涵盖目标层、准则层、指标层3个层级,其中农业发展水平目标层下包括农业生产投入与农业综合产出两个准则层,其下又囊括了平均每个农业经济活动人口耕地面积、农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等10个指标层,而工业发展水平目标层下包括工业生产投入与工业经济产出两个准则层,其下囊括第二产业就业百分比、工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等10个指标层,其中各指标层的数据来源于国际统计年鉴2015,部分难以寻获的数据主要来自于各国相关农业与工业的政府官方网站统计数据。511WORLDAGRICULTURE2017郾06(总458)表120国集团农业、工业化发展水平的评价指标体系及各指标权重目标层A准则层B指标层C熵值权重变异权重综合权重农业发展水平A1农业生产投入B1农业综合产出B2平均每个农业经济活动人口耕地面积(HM2)C10.07280.06410.0683平均每千公顷耕地上每部拖拉机与收割机使用量(KHM2)C20.07490.07090.0729平均每千公顷耕地上化肥施用量(T/KHM2)C30.01830.02850.0228第一产业就业百分比(%)C40.04420.04650.0454农业用水(M3)C50.01420.02110.0173农业生产指数C60.00050.00450.0015农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C70.03250.03840.0354谷物收获面积(KHM2)C80.05230.05290.0526根茎类农作物收获面积(KHM2)C90.09620.08650.0912水果收获面积(KHM2)C100.08090.07700.0789工业发展水平A2工业生产投入B3工业经济产出B4第二产业就业百分比(%)C110.00100.00640.0025工业用水(M3)C120.02570.03320.0292电力装机容量(万KW)C130.05400.05900.0565工业生产指数C140.00180.00870.0039工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C150.00240.01020.0050粗钢工业产品产量(万T)C160.10900.10410.1065煤和煤制品生产量(万T)C170.11060.09370.1018原油生产量(万T)C180.06640.05850.0623天然气生产量(万T)C190.09030.07800.0839发电量(106KWH)C200.05200.05770.05481.2工业化与农业化发展评价指标权重的确定一般指标确权的方法包括主观赋权与客观赋权两种,主观赋权因具有太强的主观性影响研究的实际结果,带来不小的偏差而被学者近年来所摒弃,而单一的客观赋权法则具有单一性与片面性的缺陷。本文为了消除主观赋权的主观性、单一客观赋权的片面性,创新性地提出两种客观赋权相综合的方法,使得20国集团农业化与工业化指标权重的测算结果更加精确,更能凸显20国集团农业化与工业化的发展实际状况,为后续研究二者的耦合协调发展实际水平提供相对精准的数据基础。通过统计年鉴与政府官网查询的数据由于单位量纲的差异,需要进行归一化的无量纲处理,研究选取极差标准化方式消除各指标单位量纲,以方便、准确计算各指标的权重,由于本文选取的各指标均能起到正向作用,其公式为XIJ=XIJ-XJMINXJMAX-XJMIN式中XIJ为I国家的J项农业化与工业化指标的实际值;XIJ为I国家的J项农业化与工业化指标的标准化值;XJMAX与XJMIN分别为J项农业化与工业化指标的最大值和最小值。研究选取客观赋权的熵值赋权与变异赋权两种方法,熵值赋权是量化与综合各个评价单元所涵盖的具体信息的方法,一个指标的信息熵越小,其包含的信息量越大,在整个系统中所起到的作用与贡献也相对越大,其权重也越大。变异赋权能直接利用各项指标包含的信息测算获取各指标的权重,更能表达各指标评价值与评价单元的差距。二者的综合更具说服力,使得结果更加精确,其中熵值赋权的运算步骤为(1)各指标的同度量化,SIJ=XIJ/∑MI=1XIJ;(2)第J项指标的信息熵,EJ=-K∑MI=1SIJLNSIJ(K=1/LNM);(3)第J项指标的熵权,611WORLDAGRICULTURE2017郾06(总458)WJ熵=1-EJ()/∑NJ=11-EJ();(4)20国集团第I国的农业化与工业化评价水平,UI熵=∑NJ=1(WJ熵XIJ);变异系数赋权的运算步骤为(1)第J项指标的平均值,珚XJ=1M∑MI=1XIJ;(2)第J项指标的标准差,SJ=1M∑MI=1(XIJ-珚XJ)槡2;(3)第J项指标的变异系数,VJ=SJ/珚XJ;(4)第J项指标的变异权重,WJ变=VJ/∑NJ=1VJ;(5)20国集团第I国农业化与工业化评价水平,UI变=∑NJ=1(WJ变XIJ)式中M为20个国家集团的数量,取20;N为农业化与工业化评价体系的指标数量,取20。第J项指标的最终综合权重为WJ熵WJ槡变(熵权与变异权重的几何平均值),第I个国家的农业化与工业化的综合发展水平为UI熵UI槡变(熵权与变异权重评价水平的几何平均值)。1.3工业化与农业化的耦合协调发展水平的测算按照相关专家与学者的建议,本文基于投入产出构建了20国集团的农业化与工业化发展的评价体系,同样基于物理学中的容量耦合系数的方法构建本文的耦合度与协调发展度的评价模型,用来探讨各国在农业化发展进程中农业的投入与产出耦合协调发展现状,工业化进程中工业的投入与产出耦合协调发展状况,以及农业化与工业化二者综合发展的耦合协调状态,公式为C=U1U2()/U1+U2()槡2D=CT()1/2T=ΑU1+ΒU2式中C为农业生产的投入与产出、工业生产的投入与产出、农业化与工业化二者综合发展水平的耦合度,C值越大,两个系统内部各指标的和谐发展态势越良好,C∈0.8,1[]为高等级耦合,C∈0.5,0.8[)为磨合耦合,C∈0.3,0.5[)为拮抗耦合,C∈0,0.3[)为低水平耦合;D为农业生产的投入与产出、工业生产的投入与产出、农业化与工业化二者综合发展水平的协调发展度,D值越大,两个系统越趋于高级别的协调发展态势,D∈0.9,1.0[)为优质协调,D∈0.8,0.9[)为良好协调,D∈0.7,0.8[)为中级协调,D∈0.6,0.7[)为初级协调,D∈0.5,0.6[)为勉强协调,以0.5为分界线划分失调与协调级别,D∈0.4,0.5[)为濒临失调,D∈0.3,0.4[)为轻度失调,D∈0.2,0.3[)为中度失调,D∈0.1,0.2[)为高度失调,D∈0,0.1[)为极度失调;T为两个系统的综合协调指数;U1与U2分别代表两个系统的发展水平,Α和Β分别为两个系统的贡献系数,研究认为20国集团无论农业的投入与产出、工业的投入与产出、农业化与工业化二者均处于同等重要发展地位,相互促进、相互依赖、无厚此薄彼,Α=Β=0.5。220国集团的农业化与工业化发展水平对比分析2.120国集团的农业化与工业化的综合发展水平对比分析本文利用熵值赋权与变异系数赋权的综合确权法测算20国集团的农业化、工业化综合发展水平得分,结果见表2与图1。20国集团中,不同国家的农业化与工业化综合发展水平呈现明显的等级层次性,中国(0.314)、印度(0.226)、印度尼西亚(0.116)、日本(0.106)、美国(0.097)的农业化发展水平位居20国集团前五位,阿根廷(0.051)、法国(0.049)、德国(0.034)、南非(0.033)与英国(0.031)的农业发展在20国中相对较为落后。而中国(0.374)、美国(0.286)、俄罗斯(0.222)、加拿大(0.086)、印度(0.066)的工业化发展水平居于前列,意大利(0.028)、沙特阿拉伯(0.026)、阿根廷(0.020)、土耳其(0.020)与南非(0.019)的工业实力化相对较弱。目前,中国、德国、俄罗斯、英国、美国工业发展水平大于农业化发展,印度、印度尼西亚、日本、韩国、沙特阿拉伯、法国、意大利、土耳其、欧盟、澳大利亚、南非、加拿大、墨西哥、阿根廷、巴西的农业发展速度超前于工业化,诸如中国、德国、俄罗斯、英国、美国等国家,其自身工业基础实力较为雄711WORLDAGRICULTURE2017郾06(总458)厚,中国机械、钢铁、装备制造等,德国重机械、化工、电控自动化等,俄罗斯冶金、电子、武器制造、军工等,英国机械、汽车、海洋运输等,美国互联网、航天、高度机械化等工业地位在全世界无可撼动,不同类型的工业区在世界范围内发挥其不可替代的作用与职能,而其余国家农业生产集中与经营规模的扩大是其进入现代农业和实现农业产业化的关键环节,在农业生产专业化分工中又因不同国家的地域特色形成各自独有的地区专业化、农场专业化、部门专业化与工艺专业化等,通过工(商)业公司直接经营农场组织形成农工综合企业、工(商)业公司通过同许多农场签订合同的办法建立的联合企业以及农业合作组织同农(牧)场组成的一体化联合企业等方式在农业化方面实现跨越与优化。表220国集团农业投入与产出、工业投入与产出及其综合发展得分国家和地区农业生产投入B1农业综合产出B2农业发展水平A1工业生产投入B3工业经济产出B4工业发展水平A2中国0.0740.2400.3140.0690.3050.374印度0.0750.1510.2260.0170.0490.066印度尼西亚0.0600.0560.1160.0060.0380.046日本0.1020.0040.1060.0230.0300.053韩国0.0570.0050.0620.0110.0190.030沙特阿拉伯0.0360.0340.0700.0130.0130.026法国0.0350.0140.0490.0320.0080.040德国0.0270.0070.0340.0420.0140.056意大利0.0510.0120.0630.0200.0090.028俄罗斯0.0240.0510.0750.0390.1820.222土耳其0.0490.0300.0790.0100.0090.020英国0.0280.0020.0310.0160.0190.035欧盟0.0450.0320.0770.0180.0210.039澳大利亚0.0740.0150.0900.0090.0260.036南非0.0250.0080.0330.0050.0130.019加拿大0.0790.0120.0910.0330.0540.086墨西哥0.0340.0190.0530.0080.0340.043美国0.0510.0460.0970.0740.2110.286阿根廷0.0300.0210.0510.0080.0120.020巴西0.0390.0540.0930.0140.0270.04220国平均值0.0500.0410.0900.0230.0550.0782.220国集团的农业化与工业化发展各准则层的对比分析由表2可知,研究利用熵值赋权与变异系数赋权的综合确权法计算出这20国集团的农业生产投入、农业综合产出、工业生产投入、工业经济产出等发展得分。目前这20国的农业、工业的投入与产出均处于相对不均衡的状态,农业生产投入水平(0.050)略大于农业综合产出水平(0.041),而工业生产投入(0.023)则低于工业经济产出状况(0.055),工业的产出远大于农业,而投入则远小于农业,相对于工业,农业仍是各个国家发展的“软肋”,处于发展相对滞后的现状。农业综合产出大于农业生产投入的国家包括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比重仅为25%,其余75%的国家农业生产投入均大于其产出,而工业经济产出大于工业生产投入的国家覆盖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日本、韩国、俄罗斯、英国、欧盟、澳大利亚、南非、加拿大、墨西哥、美国、阿根廷、巴西,比重高达75%,仅沙特阿拉伯、法国、德国、意大利、土耳其的工业投入大于产出。811WORLDAGRICULTURE2017郾06(总458)图120国集团农业化发展与工业化发展水平的对比由图2可知,相对而言,中国与印度的农业综合产出,中国、美国、俄罗斯的工业经济产出位居这20国集团首位,其发展优势潜力显著,中国近年在城市化推进的进程中,农业劳动生产率分布相比其他国家较为均衡,农业电气化发展及农业机械设备的推广普及加深,传统的农业生产逐步跨越至现代化农业生产中,而印度的人口增长带来劳动投入的单位产出和总产出相对越高,加之其近年先进生产方式的推广运用、生产要素合理配置、围绕市场需求组织生产等均使得其农业综合产出得到大幅提高。中国、美国与俄罗斯均把工业发展作为经济发展的“重头戏”,党的十八大以来,高技术产业创新驱动引领动能转换、工业转型升级稳步推进、新兴工业产品释放增长潜力,在复杂严峻的全球经济环境中仍保持中高速增长,创新世界工业驱动的新引擎;美国钢铁工业在世界上的资源禀赋优势显著,近年运用资本的手段实现规模经济发展,在工业布局演变上创新推进资源型与消费型布局,同时借助贸易保护措施提供美国工业发展的空间,工业综合产出量大;俄罗斯在航天、核武器等重工业方面发达,且诸如煤炭、石油天然气的资源丰富更加造就其重工业大国,其提出2020年前工业发展规划,力争建立可持续、结构均衡、有竞争性、融入世界一体化的工业有效发展格局。图220国集团农业投入与产出、工业投入与产出程度的对比911WORLDAGRICULTURE2017郾06(总458)320国集团农业化与工业化发展的耦合协调性分析研究利用耦合度分别测算了20国集团的农业生产的投入与产出、工业生产的投入与产出、农业化与工业化二者综合发展水平的耦合度,并划分其耦合阶段,结果据表4。除日本、韩国与英国的农业生产投入产出处于低水平耦合阶段,其余国家的农业生产投入产出、工业生产投入产出、农业化工业化综合发展均隶属于拮抗耦合发展阶段,为进一步区分不同国家的不同类型的拮抗耦合高低程度,对拮抗耦合的区间进一步划分与重置,其中不同拮抗耦合代表的区间与涵义如下①高水平拮抗耦合,C介于0.46~0.50;②中高水平拮抗耦合,C介于0.43~0.46;③中水平拮抗耦合,C介于0.40~0.43;④中低水平拮抗耦合,C介于0.37~0.40;⑤低水平拮抗耦合,C介于0.34~0.37。表3显示,整体平均而言,20国集团的农业生产投入产出处于中水平拮抗耦合、工业生产投入产出为中高水平拮抗耦合,而农业化工业化综合发展则位处高水平拮抗耦合。在农业生产投入产出中,高拮抗、中高拮抗、中拮抗、中低拮抗、低拮抗、低水平耦合的国家比例分别为10∶1∶2∶3∶1∶3,而在工业生产投入产出中,高拮抗、中高拮抗、中拮抗、中低拮抗、低拮抗耦合的国家比例分别为9∶6∶1∶3∶1,在农业化工业化综合发展中,高拮抗、中高拮抗、中拮抗耦合的国家比例分别为12∶6∶2。综上,20国集团中农业投入产出、工业投入产出、农业化工业化处于高拮抗耦合的国家比重相对最大。研究为了在耦合度的基础上进一步了解20国集团农业投入产出、工业投入产出、农业化工业化发展水平的协调现状,结合协调发展度评价模型测算各两个系统的协调发展度D并划分其协调类型。表3显示,目前这20国集团均未达到协调优化的程度,均为失调类型,其中农业投入产出中,极度、高度、中度失调的国家比重分别为4∶14∶2,其高度失调的国家比重相对最大;工业生产投入产出中,极度、高度、中度失调的国家比重分别为13∶4∶3,多数国家处于极度失调状态;农业化工业化综合发展中,高度、中度、濒临失调的国家比重分别为15∶4∶1,同样多数国家面临高度失调的威胁,但值得注意的是仅中国的农业化工业化目前处在濒临失调状态,协调发展度D相对较大,在20国集团中具备最先打破失调、达到协调状态的优势与潜力。表320国集团农业、工业投入与产出,农业化与工业化发展的耦合协调阶段类型国家和地区农业生产投入与产出工业生产投入与产出农业发展水平与工业发展水平耦合度耦合阶段协调度协调类型耦合度耦合阶段协调度协调类型耦合度耦合阶段协调度协调类型中国0.425拮抗(中)0.258中度失调0.388拮抗(中低)0.269中度失调0.498拮抗(高)0.414濒临失调印度0.470拮抗(高)0.230中度失调0.438拮抗(中高)0.120高度失调0.419拮抗(中)0.247中度失调印度尼西亚0.500拮抗(高)0.170高度失调0.352拮抗(低)0.089极度失调0.450拮抗(中高)0.191高度失调日本0.192低水平0.101高度失调0.496拮抗(高)0.115高度失调0.472拮抗(高)0.194高度失调韩国0.262低水平0.090极度失调0.485拮抗(高)0.085极度失调0.469拮抗(高)0.147高度失调沙特阿拉伯0.500拮抗(高)0.132高度失调0.500拮抗(高)0.080极度失调0.444拮抗(中高)0.146高度失调法国0.451拮抗(中高)0.105高度失调0.404拮抗(中)0.090极度失调0.497拮抗(高)0.149高度失调德国0.397拮抗(中低)0.082极度失调0.438拮抗(中高)0.111高度失调0.484拮抗(高)0.147高度失调意大利0.393拮抗(中低)0.112高度失调0.460拮抗(中高)0.081极度失调0.462拮抗(高)0.146高度失调俄罗斯0.468拮抗(高)0.132高度失调0.381拮抗(中低)0.205中度失调0.434拮抗(中高)0.254中度失调土耳其0.486拮抗(高)0.138高度失调0.500拮抗(高)0.070极度失调0.400拮抗(中)0.140高度失调英国0.272低水平0.064极度失调0.499拮抗(高)0.093极度失调0.499拮抗(高)0.128高度失调欧盟0.493拮抗(高)0.138高度失调0.498拮抗(高)0.098极度失调0.472拮抗(高)0.166高度失调澳大利亚0.376拮抗(中低)0.130高度失调0.433拮抗(中高)0.087极度失调0.451拮抗(中高)0.168高度失调南非0.423拮抗(中)0.083极度失调0.452拮抗(中高)0.065极度失调0.482拮抗(高)0.112高度失调021WORLDAGRICULTURE2017郾06(总458)(续)国家和地区农业生产投入与产出工业生产投入与产出农业发展水平与工业发展水平耦合度耦合阶段协调度协调类型耦合度耦合阶段协调度协调类型耦合度耦合阶段协调度协调类型加拿大0.342拮抗(低)0.125高度失调0.485拮抗(高)0.145高度失调0.500拮抗(高)0.211中度失调墨西哥0.481拮抗(高)0.113高度失调0.396拮抗(中低)0.092极度失调0.497拮抗(高)0.155高度失调美国0.499拮抗(高)0.156高度失调0.438拮抗(中高)0.250中度失调0.435拮抗(中高)0.288中度失调阿根廷0.492拮抗(高)0.112高度失调0.488拮抗(高)0.070极度失调0.451拮抗(中高)0.127高度失调巴西0.493拮抗(高)0.151高度失调0.473拮抗(高)0.099极度失调0.462拮抗(高)0.176高度失调20国平均值0.421拮抗(中)0.131高度失调0.450拮抗(中高)0.116高度失调0.464拮抗(高)0.185高度失调4结论(1)20国集团中,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农业化与工业化综合发展水平呈现明显的等级层次性,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日本与美国的农业化发展水平位居前5位,中国、美国、俄罗斯、加拿大与印度的工业化发展居于前列,仅中国、德国、俄罗斯、英国、美国工业发展水平超前于农业化发展,其余国家的工业化均滞后于农业化发展。(2)目前这20国的农业、工业的投入与产出均处于相对不均衡的状态,20国集团中75%的国家和地区农业生产投入大于其产出、75%的国家工业经济产出大于工业生产投入,农业仍是各个国家和地区发展的“软肋”。相对而言,中国与印度的农业综合产出,中国、美国、俄罗斯的工业经济产出位居这20国集团首位,其发展优势潜力显著。(3)目前仅日本、韩国与英国的农业生产投入产出处于低水平耦合阶段,其余国家的农业生产投入产出、工业生产投入产出、农业化工业化综合发展均隶属于拮抗耦合发展阶段,且农业投入产出整体平均处于中水平拮抗耦合,工业投入产出整体平均处于中高水平拮抗耦合,农业化工业化整体平均位处高水平拮抗耦合。(4)目前这20国集团的农业投入产出、工业投入产出、农业化工业化发展水平均为失调类型,其中多数国家的农业投入产出、农业化工业化发展均面临高度失调的威胁,而工业生产投入产出极度失调的国家比重更大,仅中国的农业化工业化目前处在濒临失调状态,具备最先打破失调、达到协调状态的优势与潜力。参考文献[1]陈志.意大利农机化及农机工业[J].粮油加工与食品机械,1993(1)42-45.[2]陈一鸣,全海涛.发达国家的工业化过程对中国的启示德、美、韩三国工业化过程的特点及规律研究[J].特区经济,2008(1)84-86.[3]郝寿义,王家庭,张换兆.日本工业化、城市化与农地制度演进的历史考察[J].日本学刊,2007(1)80-91+159.[4]王令愉.法国旧制度下的农业与工业经济状况研究[J].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9(6)86-93.[5]何洪涛.论英国农业革命对工业革命的孕育和贡献[J].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3)136-144.[6]黄威,曾福生.印度农业和农村发展经验对中国的启示[J].世界农业,2014(6)165-166+170.[7]刘海玲.印度农业现代化发展对我国的启示[J].农业考古,2009(3)322-324.[8]韩连贵,王恒,杨微,等.中国农业信息化体系建设研究[J].经济研究参考,2014(38)3-20.[9]闫威.浅谈我国农业化现状及农业机械技术的发展趋势[J].科技与创新,2016(24)43.[10]黄群慧.中国的工业化进程阶段、特征与前景[J].经济与管理,2013,27(7)5-11.[11]胡晔.我国新型工业化道路探索[J].特区经济,2006(6)171-172.[12]李智彪.非洲工业化战略与中非工业化合作战略思考[J].西亚非洲,2016(5)107-137.[13]翟雪玲,赵长保.巴西工业化、城市化与农业现代化的关系[J].世界农业,2007(5)23-26.[14]徐勇.国外农业化道路及其一般规律[J].世界经济研究,1996(4)12-14.121WORLDAGRICULTURE2017郾06(总458)

注意事项

本文(20国集团农业化与工业化测度及其协调发展研究_张晓芳.pdf)为本站会员(ly@RS)主动上传,园艺星球(共享文库)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上载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 若此文所含内容侵犯了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立即通知园艺星球(共享文库)(发送邮件至admin@cngreenhouse.com或直接QQ联系客服),我们立即给予删除!

温馨提示:如果因为网速或其他原因下载失败请重新下载,重复下载不扣分。




固源瑞禾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8-2020 华科资源|Richland Sources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备09050149号-1

收起
展开